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www.37337.com >

保姆偷男婴26年 养废后归还: 家庭 就是一个人的命运

2019-08-10 12:34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5月30日,何坊街道中心小学六一爱心结对活动启动。惠民县融媒体中心社教部副主任郭宏强、惠民县第三实验学校葫芦丝器乐教师闫猛、山东都市果园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郑继辉、惠民惠得利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玉珍四位爱心嘉宾出席活动。[详细] 父母的思想观念、

  5月30日,何坊街道中心小学“六一爱心结对”活动启动。惠民县融媒体中心社教部副主任郭宏强、惠民县第三实验学校葫芦丝器乐教师闫猛、山东都市果园食品有限公司负责人郑继辉、惠民惠得利餐饮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玉珍四位爱心嘉宾出席活动。[详细]

  父母的思想观念、人品性格、行为方式、他们之间相处的模式等等,都在潜移默化中,影响着孩子以后一辈子的路。

  但是今天要说的这个新闻事件中,恶毒的保姆偷走雇主家的婴儿,抚养了整整26年。

  更可恨的是,她偷走了孩子,却不曾好好的抚养照顾,让孩子的童年过得颠沛流离,受尽欺辱虐待。

  而20多年的不幸生活,让被她偷走的、本该在优越家庭下幸福长大的孩子,已经变得酗酒、抑郁,朝气全无。

  孩子的亲生母亲是找到了,母子也团聚了,但亲生母亲却根本不觉得保姆有任何悔意,只是无奈的表示:“把他(养)废成那个样子了,我真的心痛啊”

  遗憾的是两个男孩都早早夭折。第一个男孩是半夜啼哭时不幸离世。第二个男孩也意外病故。

  在农村有一种迷信的说法,说她的孩子之所以没有成活,是因为她和丈夫两个人都“八字大”,孩子“压不住”。

  没什么文化的何小平,一方面担心自己连失两子,以后不能继续生育,一方面又听信了这种迷信的说法,所以决心出去“捡”一个孩子。

  至于去哪儿捡,她从邻居的话里得到启发,心中形成了一个“天衣无缝”的计划:去弄一个别人的身份证,然后应征到有孩子的人家做保姆,把别人家的孩子偷偷抱走。

  这个计划至今写出来,都让人感到不寒而栗。而何小平,就真的因为荒唐迷信,决意去做了。

  哪个孩子若跟着这样的母亲长大,又是何其可怜、何其痛苦、香港王中王一码中特免费大公开何其不幸、何其悲哀。

  于此同时,重庆的一个小康之家,一位叫做朱晓娟的母亲,正沉浸在初为人母的喜悦里。

  她和丈夫都是大学毕业,丈夫在军队任职,她本人是一名护士。两人恩爱有加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

  1991年,她生下了7斤6两的大胖儿子。孩子的眉眼随了母亲,大大的眼睛,www.87320.com长长的睫毛,还有一对在传统观念中,非常有福气的大耳朵。

  这个孩子,不仅是夫妻俩第一个孩子,也是两边家族中的第一个孩子。所以也格外地珍惜呵护。

  孩子一岁多的时候,母亲朱晓娟要回去上班了。为了更好的照顾孩子,她跟丈夫商量给孩子找个保姆。

  对于一、二线城市而言,共享单车已经进入饱和状态。根据北京交通委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4月底,在京运营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共9家,报备车辆规模达191万辆。据市级监管平台监测统计,目前活跃车辆占比较低,以今年4月份为例,月平均活跃度不足50%。“人没车骑”、“车没人骑”、“车不好骑”的尴尬现象屡屡出现。

  丈夫到了劳务市场,就遇到了四川南充乡村进城,怀着满满恶意出来“捡”孩子的何小平。

  何小平捡到了一张别人的身份证,身份证上的名字叫“罗宣菊”。1991年的时候,身份证还是旧版,上面的照片是黑白的而且很模糊。丈夫匆匆看了一下身份证,觉得没什么问题,就把何小平带回了家做保姆。

  仅仅过了一周时间,这个恶毒的保姆,就趁夫妻二人都上班,偷偷把孩子抱走了。临走前,甚至还偷穿走了朱晓娟的一双新皮鞋。

  从1991年孩子丢失到1995年,两个人报警、登报、苦苦找遍了全国20多个省。

  当年薪资水平很低,朱晓娟的工资才只有100元一个月。但为了找孩子,两人花掉了自己和双方父母的全部积蓄20多万元。

  直到1995年,河南解救回一批被拐的孩子。有一个男孩说是跟他们丢失的孩子很像。夫妻俩赶过去,母亲朱晓娟看到孩子,就觉得不像。但丈夫觉得眼睛挺像的。

  于是他们跟孩子验了血,做了亲子鉴定。根据亲子鉴定,说是可以确认亲子关系。

  面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,她跟丈夫更是倾尽了全力在照顾。想把最好的一切,都补偿给这个受过苦的孩子。

  她倾尽所能,给孩子最好的教育,带着孩子学跆拳道、学画画,学书法、学圆号,后来还在那个年代,就花几千块给孩子买了萨克斯。

  甚至当年朱晓娟考到了难得的出国深造的机会,也为了想好好陪伴孩子而主动放弃了。

  这个孩子,在呵护与关爱下自然也成长得非常好。如今大学早已毕业,成为了一名职业摄影师。

  这么多年,朱晓娟一定想不到,那份亲子鉴定报告的结果是错误的,自己被恶毒保姆拐骗走的亲生骨肉,正在南充农村过着悲苦的生活。

  恶毒保姆何小平把孩子带回农村之后,给孩子取名刘金心,那是何小平已经死去的儿子的名字。

  她也并没有悉心照顾这个孩子,而是把孩子一丢,就打工了。孩子过着“无父无母”的生活。

  十岁前,刘金心都被四处寄样,有时候在“吉安镇的爷爷家”,“李渡的嬢嬢家”,“广安的外婆家”辗转漂泊,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。

  刘金心回忆起这个“父亲”,形容他“连渣都不如”,这个“父亲”会经常殴打他,他听到“父亲”的摩托车声,都会吓得身体僵直,满心恐惧。

  初二的时候,年仅15岁的刘金心就辍学了;16岁,他来到顺德打工;18岁,又去贵阳学做足疗按摩师。这期间,他还在东莞的工厂里当过生产流水线上的工人。

  也就是在贵阳做足疗按摩师的时候,他“白天在服务性场所,要面对形形色色的客人发出的诱惑”。晚上就“厮混在当地的酒吧,喝个酩酊大醉,倒在响彻耳膜的音乐声中,再被人送走...

  再后来,因为出不起彩礼钱,相恋2年的女友跟他分手了。失恋的打击,让刘金心变得更加迷茫,也更加爱酗酒,还患上了抑郁症。

  针对共享单车行业新出现的“人没车骑,车没人骑”的新情况,包括广州、成都、南京、厦门、银川、郑州在内的城市也在尝试新的管理模式。

  到今天的刘金心,虽然遗传了亲生母亲的外貌,俊朗帅气,可一个20多岁正当壮年的小伙子,已经长了不少白发,显得苍老异常。

  另外,也没有稳定的工作。如今在一个装潢公司打工,一个月1800,还不知道能不能做长久。

  美国著名“家庭治疗大师”萨提亚认为,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而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的一生。

  父母的思想观念、人品性格、行为方式 、他们之间相处的模式等等,都在潜移默化中,影响着孩子以后一辈子的路。

  被朱晓娟夫妇错养的那个孩子,从小得到了夫妻俩最真诚的疼爱,这份爱与栽培,让孩子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着。他得知真相后会痛苦会难过,但却也始终对夫妻俩充满感恩。

  而被保姆何小平拐骗的孩子刘金心则完全不同,他在颠沛流离和恐惧不安中度过的了自己的童年。

  《原生家庭》中说:“如果总是得不到父母的鼓励去做、去尝试、去探索、去掌握以及去承担失败的风险,孩子就总会觉得无助和不满足。”

  何小平偷走他却又不懂如何教育他,甚至连抚养的责任都没有好好的去尽到。大好的一个孩子,前途无量的一个孩子,硬生生被养成了酗酒又无正经工作的“啃老族”。

  更可怕的是,如果在原生家庭里受到的创伤,没有得到及时的疗愈,这种伤害,很可能会在孩子的下一代身上重演。

  无论是被朱晓娟夫妻错养的孩子还是被偷走的刘金心,都是被拐的可怜孩子。可两个人的命运却迥然不同。造成这种差异的,正是原生家庭的教育方式。

  朋友们,读了这篇文章,你有什么感想呢?你认为什么样的原生家庭对孩子有益?你成长在一个怎样的家庭中呢?欢迎来评论区和小智一起讨论吧!